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远去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公告: 各位媒体同仁: 本博客中诗歌、小说、评论、随笔栏里所有文章,版权均属本人所有,不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贴、发表!    邮箱:clg486@163.com 邮箱:clg4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存:发表《大庆日报》上的<存在:一首诗的过去和完成>  

2010-04-10 08:53:22|  分类: 杂志留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存在:一首诗的过去和完成

  

 

  为了二月十四日情人节的夜晚,我必须写下这些文字。或是为了爱情或是为了纪念或是一种存在的表达,以示二月十四日的这个夜晚曾在我蝌蚪式的分行文字中存在过,并改变了我生命的旅程。

  古蓝色的夜幕是在雪花降落时被风吹醒的,在南边的窗外轻轻摆动。霞忙碌着,在厨房为我烹制温馨家的安逸。我走到窗前打开电视的一刻,几乎没有声音,雪花一起贴满了窗户,冰冷的唇挡住了窗外的黑,忧郁的眼睛笔直地穿透了我的灵魂。

  谁能穿透我的一生

  捧接她或是燃烧

  冬夜最后一朵雪花

  仿佛爱情来得那么突然,又仿佛隔了一个世纪的艰阻。当我跑遍全城而未买到红玫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所措地敲开霞的楼门时,霞用她的美丽迎接了我。没有郁怨没有奚落。除了心中的愧,我能给予她的就是多些呵护多些温存,不让相聚便是离别的忧伤黯了夜的心伤,不让如约的日子淡了彼此的情恋。

  霞睡在我身边的时候,屋里仿佛浸满了花香和水流的声音,我甚至看见了时间宽容闲适的背影。这是我悟性惟一透彻的一次,我的目光触到她白晰晰的手指时,就已经读懂了诗歌,以及黄金般锻打的文字和隐在风中的笑面。

  风在风中消失

  雪在雪中消失

  一个孩子在冬季消失

  他一定是诗人

  现在黑夜很黑

  一切才很白

  霞的额头光洁而大方,像一片水域。我想我一定能够把诗写好,这一片水域给了我那么多的温情和灵性和纵情悲欢的自由。爱情把一切照得亮亮堂堂,我年轻瘦弱的灵魂在这片水域里畅快动人地摆尾。

  “一些时光不会被轻易遗忘,有时一瞬就是一生,有时一瞬的拥有要寻觅和期待整整一生。”霞瓷挺的鼻尖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闪着晶莹的光芒。在梦中,不知霞能否听见诗歌光华明亮的乐音,潺潺流水和花香的声音;不知她能否看见诗歌划过我胸膛像划过岁月绿郁的表面。

  在尘世。一袭黑衣裙的女孩,矜持得如一首宋人小令,踏着平平仄仄有韵的细步静静地来回青石小城的大街巷甬,悄悄地上班下班。平凡得像枚雪花,像水和音乐,像诗歌和鱼。

  “你的心依然有一丝丝的痛,渐渐冷却的不是那份爱,而是因爱而生的灼灼的痛,渐渐干枯的也不是你的心,而是你莹莹的泪。”原谅我,亲爱的霞,我是贫穷而羁萍的浪子,除了诗歌和爱情,我不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除了地图和泛黄的行囊,我不能给你生命的竹马。

  霞,你的眼里流出了泪;霞,这就是生命的表达。楼下树上结满了你所期待的红梅花,我却不能摘下最大最美的一朵给你。

  一朵忧郁的雪花吞吐爱情

  嵌进骨质的文字长河

  平静地

  栖落物外两手空空  

  霞醒来的时候,我离去多时。当我在列车上狠命喝酒时,霞是否拿起了我放在她床头诗稿,并用心地读下去——《存在:一首诗的过去和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