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远去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公告: 各位媒体同仁: 本博客中诗歌、小说、评论、随笔栏里所有文章,版权均属本人所有,不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贴、发表!    邮箱:clg486@163.com 邮箱:clg4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老诗回顾:小兴安岭地名大写意(组诗)  

2009-02-17 08:31:37|  分类: 小兴安岭的天空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兴安岭地名大写意

汤 旺 河

我要沿着水流的方向
走遍小兴安岭,在翅膀的指引下
击碎忧伤。为了松树,野花和歌唱
我要陪伴瘦弱的青山
走过炙热的九月,与金黄的秋相遇

我要沿著水流的方向
沿着理想和欲望,趟过险滩
深入茫茫的原始林
用能穿透石头的呐喊,打开黎明
指引迷路的狍子,向阳光奔跑

我要沿著水流的方向
沿着奔腾的河水,在松鼠的守望中
把跌倒的白兔扶起,抱它到
青草茵茵的河畔,让它
和新出窝的野鸭成为朋友

我要沿著水流的方向,沿着
七彩的雨虹,沿着夜月下的舞点
轻轻来到你的身边,我要
把流浪多年的诗篇找回,安放在
你伸手可触的花蕊上

我要沿著水流的方向,沿着
两岸绮丽的风光,来到白桦垒砌的木屋
我要在那里,接受爱的洗礼,建造
幸福的家园,在永恒的山与水之间
高唱岁月和五谷,高唱松涛和森林
          
我要沿着水流的方向
走遍小兴安岭,在日子的指引下
呵护生活。为了孩子,绿叶和薄雾
我要陪伴矜持的青山
走过漫长的人生,与熟透的妻携手

                 2004.6.27

   在伊春——

  (一)

在小兴安领的伊春,夕阳
是碰不得的玫瑰,是汨汨
燃烧的花季
一位诗人,向我谈起
漠河的北极光

他的情绪异常激动
他的手一遍一遍
举起又放下
他的语言在指尖之上飞翔
他的衣袖沾满诗歌的花瓣

看着眼前的树木垂落,百鸟回家
想着诗人脸上盛开的漠河
透过模糊的泪眼
任汤旺河的流水,哗哗地
击碎我所有城市的淡漠

这是个不着色的黄昏,我
静静地彳亍在诗人的意象中
站成一棵树,倾听松涛明净而闲驰的呼吸
像一片绿叶
轻轻地睡在春天的掌心

   2000.6.25

     在伊春--

     (二)
  
命运的罡风吹散悲鸣的翅膀
生命的松涛怀念虎吼的山岗

在伊春,年老的你向我讲述
那里--
从前树木遮天绿海茫茫
山花烂漫河水蔚蓝

在城里奔波多年
想家恋家爱家的孩子
带着儿子来看传说中的守虎山

而清贫的大山除了荒芜没有什么
而想象的森林除了树根没有什么

在伊春,我深陷你的苦恼中
那么--
在希望还在春天还在的时候
我们要把树籽种在心死的地方

  乌 马 河

早该告诉你
离你远去的背影
是秋天最早开白的花
蓝天下的痴心人
你是你自己的碑

静静地
任七月的水涌过脚踝
飘零的枯枝
破碎的疼

谁会在无风无雨的日子
为你扣山为钟抚水成琴
为你剪水为衣搏山为屏

乌马河的泪
被长途的短啼
吹的月光泠泠
还有什么不能割舍
你是山之上的山,水之上的水
一望到底的清澈,绿叶美丽的流域

         2004.7.1/22:02

  守 虎 山

风和我一起到达
有虎经过的山口
迎接我的树婆娑身子
踟蹰秋天的苍云

并不是走进大山
就真正了解人生
守虎山的松涛就像壶口的瀑布
击碎我所有重负

烈性的酒,使我的影子
燃烧在木刻楞梦呓中
使我的心旷如野
使我的远足更知风情

这是我诗路意外的收获吗
还是我漂泊辗转的境遇
在山的深处,有一声吼
响在身后

     2004.4.15夜


  迎风歌唱

翠峦 沙尘暴与狂风
撕裂的伤口
  
山岗上 一个人
在迎风歌唱

太阳被困在黄沙中
肺结核般喘息
枝条零乱 瘦骨嶙峋
下岗的报纸目光暗淡
流浪在叹息中

日子深处 被吹散的米粒
相隔在手指碰不到的高空
记忆中的积雪
深藏不露 躲在
没有阳光的山后

而谁又能像我一样
站在风口 歌唱生活
抵挡与生俱来的苦难深渊
以辽阔胸怀接纳
自己制造的灾难

能够站在山岗 迎风歌唱
我庆幸 有一点光
穿过黄沙满天的山冈


       2004.5.8沙尘暴


   昆仑气

那时我经常坐在一根
腐朽的树墩上
怀念被风领走的姐姐
那个夏天
忧伤的雨下个不停
记忆中唯一的桦鼠
被子弹咬伤
飘落的树叶
是我做为练牙和昭情的书签
  
在昆仑气
嘟柿果和野草莓在夜里
静静地开放 燃烧在
麝鹿甜蜜的梦噫中
而每一个夜晚,盜伐者的油锯
准时响在森林深处
锯齿之下,松屑饱含深刻泪水
谁能在众山面前
对无忌的盜伐者喊"不"

众山哭泣,又有那么多的老根
孤独地回忆阳光和痛处
昆仑气在流水中老去
一点一滴地在秋天中变黃
在少女的出走中兩鬓斑白

最后的雪守望寂寂的昆仑气
忧郁的房子被大雪封门
沒有狗吠的早晨,昆仑气的冬天到了
子沒了,鸟飞走了,狗熊睡了,兔子跑了
光禿禿的大山,只有
几棵不知死活的根在喘气

中国,在北方小兴安岭腹地
一个叫昆仑气的小林场
在春天到来之前,在寒冷未走之时
在冷风中,呻吟着
仰起她裸体上眩暈的雪光

 

嘉荫湖畔

黄昏。独处的钓者
凝神
等待

吃饱的鱼游在
宁静的嘉荫河畔夕照中
天空
有一片羽毛飘落
河对面
有人在唱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和平的嘉荫小城
在梦中守着一轮金黄
只有湖畔的草丛中
烟火
一亮
一闪

:嘉荫县城,坐落在小兴安岭伊春边境与俄国一江之隔.

 

幺河雨意

 

高天上的鹰
拍打着,厚重的云块

么河里的鱼
探出头,大口地喘气

瘦弱的母亲
在山口,静静地等待

如果你静听,可以听到
远处旋风临近的脚步

如果你凝神,可以看到
山之外雷滚动的声音

是无妄的思念
是铺天盖地的哭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