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远去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日志

 
 
关于我

版权公告: 各位媒体同仁: 本博客中诗歌、小说、评论、随笔栏里所有文章,版权均属本人所有,不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贴、发表!    邮箱:clg486@163.com 邮箱:clg4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金王朝之那些被血染红的地名(辽金战争部分)  

2008-10-28 11:20:00|  分类: 大金王朝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金王朝之那些被血染红的地名(辽金战争部分)

 

大金王朝——宁江州

那里有江南的丝绸和银饰
那里有御寒的布匹和日用的油盐
那里有男人和女人编织的春梦
那里有贪婪、欺辱与长矛构筑的蛛网
那里有恨

通天的芦苇荡挡不住炸响的雷
浩瀚的柳条通抵不住前进的马蹄
飞箭如雨,礌石如山
呐喊声撕裂鼓角的欢呼
尘土飞扬中城上城下尽是生命的狰狞

城破了,烟火中红眼的钢刀
杀。杀。杀。还是杀……
有多少鲜花还未盛开便自残毁
有多少孕妇手捧婴孩尸体泣血长哭
十月的黄昏有乌鸦的祭曲盘旋

既然历史是有战争撰写的
那就让杀戮登上正史的版面吧
小小的宁江州不过是一件穿破的棉袄
不过是胜利者身下仰躺的女人
沉痛中又欢快的呻吟和忽闪的泪

2008.9.13.8:10

古宁江州:即今日石头城子古城,位于吉林省扶余县(我的家乡)东南方向约四五华里处。据城内石刻记载,公元1055—1064年,大金国在此设宁江州。天庆4年,城为完颜阿骨打所攻破。“宁江州”之所以名闻史籍,首先是因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时,以800甲胄抗击10万辽兵,“首战即克宁江州”。

大金王朝——出河店

有一种神情,苍老于火深远于土
有一种声音,吼出大地的寒光
擎出流水的双刃,打通三肇苦寒经脉

一块石头就是荒原,一个人就是江湖
一捧土就是虚构的墓碑,一棵草就是一岁一枯荣的百姓
就是大醉后的颓废,就是田野村庄最后的灭寂

在出河店,一只朝拜的土拨鼠
蹲在月亮圆圆的盘子中通体澄澈
寡言笑,不卑不亢

好奇的人们
噩梦般单调地站着,噩梦般单调地看着
一如出河店的蒿草背嵌黑土

2008.7.5.7:43

注:公元1114年十一月,阿骨打以仅有的3700人的队伍,击败驻守在出河店的10万辽兵。由于此战的胜利,阿骨打确立并巩固了自己的地位,翌年(公元1115年)正月初一,正式即皇位(太相),取国号为大金,开创了金朝。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在肇源县境内三岔河北岸的出河店正式建州,以金太祖阿骨打在此“大破辽兵、肇基王绩”而取名为肇州。

大金王朝——达鲁古

风擦亮刀尖,雪撕扯冰排的头发
黄昏的阿娄岗有羊群被草刺伤的回音
有白家雀儿低低哀唤的呻吟
红毛柳的夕阳迟迟不肯落下
它是要把混同江这条柔弱的水,浇铸成钢铁的心

伍长击邦,什长执旗,百长击鼓
当战马嘶鸣,万蹄捣地如沉雷
当箭弩穿空,割裂空气如狂飚
拼杀的红日旗、白月旗、大绣旗和五色将帅旗
于皑皑的雪地上缤纷,于凛凛大风中飘舞

包围,再突围,再包围……
九次生死反复,人杀成血人,马杀成血马
人马在沙尘旋流中隐现。高岗和土丘
承接黄昏太多的绝望和惊恐,太多的愤怒和疯狂
太阳的黑血,染透白云的盔甲

千年一瞬,一瞬千年,草荒苇枯间
安出虎水气喘的身子被风打薄
曾经的胜利者,如今也成为册页里的沉默者
只有当探寻的手指偶尔触响书本
那些暮年的文字还会一跃而起大喊:“哇都啦”

2008.9.11—9.22深夜

达鲁古城:即指现在松原市西北方向十几里而外的土城子遗址,位于第二松花江的右岸(混同江),城周长1675米,有东西两个门,两道护城河。
阿娄岗:达鲁古之战辽兵退守于此,,十多万辽兵被金军围困于此,后被“斩杀殆尽”。

大金王朝——黄龙府

风低低,草斜斜
阳光撩起河水洁白的衣袂
归鸟穿过雨纤细的手指
站在渤海国气息尚存的土地上我宠辱不惊
睡在辽契丹春捺钵的芦苇荡里我心澄如镜

淡蓝的炊烟是岳飞笔下的那声千古浩叹?
斜飞的雁字是耶律阿保机不肯离去的身影?
这更漏的独白,在深秋
打湿高粱穗子千年的苍凉
驿马在歌唱,像一个形销骨立的士兵

头枕隘口,听牛角号起伏悠远
亲爱的人啊,如果我在今夜死去
请你,请你
替我缝合伤口,修正残缺的肢体
让月光在黎明前为灵魂找到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啊多么漫长,那曾经沸腾的热血和理想
都随断墙上留下的刀削斧凿风化了
如同历史容易忘记的过失
只有累累白骨,还在不分你我地支撑北中国的天空
苍茫黑土地娘做的身子爹造的肉

2008.9.26——9.26.7:15

黄龙府:唐朝以前为古夫余国,唐中期被高句丽国所灭,此城成为高句丽国北部重镇,仍称夫余城。高句丽国后来又被唐朝所灭,到唐朝后期,此城又成为大祚荣建立的渤海国的北方重镇,依然称夫余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平渤海国死于此城,期间有黄龙现,故将夫余城改为黄龙府。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对部下所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即指此处。

大金王朝——护步答岗

孤独的马蹄声渐渐临近
低低压来的阴云里有唢呐的哀唤
嫩江、洮河、松花江,静默在这里
像三颗硕大的泪
历经了刀光,刷亮了剑影,看破了红尘

谁也说不清,曾经发生的那场灾难
共有几人逃脱。留在传说中的
只有一匹快马狂奔在黑水白山之间
天祚帝啊,你不是好皇帝,但你是最好的骑手
要评历史上逃跑最快的皇帝,我投你一票

可惜那七十多万热血儿郎,命运留给他们的
一律是被践踏、砍杀、挣扎、奔突和冲撞
像脚下五花八门的草们,不知为谁而绿、而黄、而枯
悠悠天地嚎不出苍狼的怆然
一百年以后,一千年以后,谁还记得谁的笑颜

而硝烟已经走远,而河水也失去了涛声
草丛里只剩下寂静,只剩下蓝天的蓝,雪白的雪,黑土的黑
高速公路挽起村庄的臂膀,麦田肥腴城市的腰身
喧嚣的菜市场使夕阳迅速下沉,朗朗的读书声使黎明提前升起
这是人世不可复制的幸福,这是淤泥下的白骨不曾享受的明天

2008.9.29.7:57

护步答岗:护步答岗,女真语,意思现无从考证。据史学家考证,应从黑龙江省肇东市松花江往西到肇源县的茂兴泡一带那数百里的漫岗地带。这里爆发了辽金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战役,辽朝投入70多万兵力,金王朝投入3万左右兵员,在如此力量悬殊的情况下,金王朝在完颜阿骨打得指挥下大获全胜,从此辽王朝一蹶不振,而金兴。

大金王朝——临潢府

驻马于耶律阿保机落箭处
大片的芨芨草呼喊着把秋蘸凉
前几天还成群结队早朝的鸟雀们,说没就没了
只有乌尔吉沐伦河从早到晚
明晃晃地搬运大地早熟的庄稼

临街的酒馆酒旗招展,人声吵杂
往来的过客用甘冽的高粱红灌醉粗瓷大碗
贩卖胭脂的货郎,拨浪鼓上有姑娘怀春的羞涩
打把势卖艺的汉子弯腰拾起地上的铜板
他是在用脆弱的尊严与刀口说话

远处向阳的斜城上,狼烟和牛角号
紧张地征调兵员互换口令
滚木不够拆房梁,礌石不足扒宫墙
对于掌权者来说,能争取一秒钟的平安
他就不会浪费一分钟的生命

倒是听天由命的百姓想得开
草枯草黄,花开花落,哪朝天子坐殿还不都一样活法
我种我地,我收我粮,我交我租
倒是苦了那些没孩儿的爹和娘
黑夜降临的城墙下尽是嚎啕的哭

2008.10.8.23:58

临潢府:位于现在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的林东镇。背依大兴安岭南延的余脉,西有南北流向的西拉沐伦河,东临乌尔吉沐伦河。乌尔吉沐伦河古称潢河,临潢府的临潢之称即源于此。辽上京临潢府一一二○年被金兵攻占,作为辽的都城历时二百零二年。
后记:终于完成了大金王朝与辽契丹之间战争部分,由于对那一阶段历史掌握的比较肤浅,所以写的断断续续,历时的时间也很长,还好终于写完了,自己也长出了一口气。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